嫦娥奔月时的视频

會搞形式主義的晉升快?這哪門子道理!

基層的形式主義,根源不在下面,而是上行下效。形式主義空耗資源、折損公信力。不辦實事,老百姓的信任感就會降低。我當了7年農民,最大體會就是老百姓看干部就看實在不實在,老百姓就怕空洞無物、不干實事。

——習近平

黨的十八大以來,習近平就力戒形式主義、官僚主義作出一系列重要指示,中央也下大力氣要求整改,但基層的形式主義為何像狗皮膏藥一樣甩不掉?

今天,小組聚焦一些干部因形式主義工作做得好而被提拔的現象。

“提拔他就相當于是在自己身邊放了一顆隨時會爆炸的炸彈。”

這是小組在基層調研時遇到的一個怪事。一個干部做了很多有意義的創新工作,在提拔時卻讓領導犯了難。

拆遷安置是個讓人頭痛的難題,這名干部在拆遷安置前,就建立了基層社區組織和物業制度,避免了出問題后再治理的難題,這個創新得到了全市推廣。但是這項工作需要真抓實干、敢于碰硬,他在拆除違建時被人跟蹤、威脅,被社區居民投訴。在領導眼中,他既是能人,也是一個“會惹麻煩的人”。

工作創新竟如此包裝?

工作創新是干部提拔的重要依據,但一些基層干部的工作績效一般,形式主義工作卻做得很好,創新地“包裝”工作很有心得。

一些實權部門的干部通過壘資金、堆項目的方式做創新工作,做的基本上是樣本工程,推廣意義不大。一些非實權部門的干部,就用一些高大上的理念來包裝自己的工作,文字、視頻材料做得很精美,特別會宣傳。

這些所謂的創新工作雖然是形式上的假“創新”,然而,這些會做表面工作的基層干部提拔得卻不慢。

一位基層干部告訴小組,她去參加一項鄉鎮評選工作,竟然發現別人的工作材料做成了一本書,還是立體的,設計了logo,反觀自己的工作材料,就是薄薄的幾個表格和材料。

某發達地區村干部說,文字和視頻等包裝工作都是可以外包的,制作一個10分鐘的視頻就要花費8000元。

某村專門聘請一個黨校退休教授做包裝和文字方面的工作,結果該村在鄉鎮綜合排名拿到第一名,是該村有史以來的最好成績。

既“短平快”,也“很安全”

形式主義工作“短平快”。真正推進基層工作創新有一個周期,往往需要花費很多時間。做形式主義工作花費的時間短,容易出“政績”。在領導任期不斷縮短的情況下,基層干部更要“急功近利”,快點做出政績才有可能獲得晉升的機會。

脫貧是場攻堅戰,貴州省三都縣原書記梁嘉庚多次表態:“人民脫貧就是天大的事”,實際上卻把精力和資金都集中到與脫貧無關的“養生谷”“千神廣場”等“高大上”的開發項目上,進村不入戶,領著商人看項目,多次被點名批評卻無動于衷,最終因嚴重違紀違法被開除黨籍、開除公職。

形式主義工作“很安全”。真正推進基層干部創新往往會觸動既有利益,還有與現行的法律規定不完全一致的“先行先試”。就存在引起群眾上訪,或者違背政策法規的風險,做形式工作反而沒有這些顧慮。創新與風險是一對孿生兄弟,在日益強調督察問責的當下,越來越多的基層領導“不出事”放在首位,“安全第一”,是否真正有創新倒是次要的。

會做形式主義工作的基層干部提拔得更快,對其他基層干部產生了示范作用,反過來又加劇了基層的形式主義。

選人用人方式需完善

習近平說:“選什么人就是風向標”。這一現象的產生與基層干部的選人用人方式有關。

現在基層普遍采取民主測評方式,相關人員匿名在測評表打分。基層干部普遍反映,這種方式不能很好地反映工作實績。

刨除可操作空間不說,分數能不能有效衡量干部的工作能力?基層工作的復雜性,要求干部要在法律要求、行政規范、群眾訴求之間保持平衡。有的干部做的事情越多,得罪的人可能越多;一些基層干部的能力很強,但有可能觸動了少部分人的利益,這樣用統一的分數標準來衡量復雜的基層工作,就可能有失偏頗。

也有基層干部反映,民主測評就是走形式,實際上是領導說了算。領導的個人喜好決定了選人用人標準,做形式主義工作的干部就有了市場。

有的地區為了保證選人用人的規范化,采取“逢級必考”的方式。但考試能力不等同于工作能力,更何況去創新工作的基層干部任務重,更沒有時間去準備考試。

基層選人用人工作形式化反映的是基層民主政治的弱化。改進選人用人工作,根本上要加強和完善基層民主建設,通過民主機制來制約裙帶關系和領導個人意志。

從技術層面單純規范選人用人程序,卻不重視基層民主政治建設也是一種懶政的表現。不能簡單地用民主測評、考試等技術手段代替基層民主政治建設,而是要將規范化程序作為技術手段,完善基層民主政治,這才是解決這一問題的關鍵。

編輯 趙偲容

評論一下
評論 0人參與,0條評論
還沒有評論,快來搶沙發吧!
最熱評論
最新評論
已有0人參與,點擊查看更多精彩評論
嫦娥奔月时的视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