嫦娥奔月时的视频

夜讀 | 最愛家鄉火鍋滋味

      一提到家鄉重慶的火鍋,心里便火辣辣地沸騰起來。倘若有些日子不曾吃火鍋,就渾身不得勁兒。那相思的滋味,怕是已深入骨髓了。

不論春夏秋冬,無論開心、煩惱,也不管相聚、別離,一鍋麻辣鮮香的火鍋,便是最好的選擇。樹蔭下,一張桌、一口鍋,圍坐在一起,吃得鼻頭發紅,辣得眼睛流淚,烘得心里發燙,熱得流一身汗,酣暢淋漓,十分痛快。

相傳清嘉慶年間,嘉陵江邊的纖夫為填飽肚子,撿江邊富人丟棄的毛肚、鴨腸、鴨血等,在江邊支起爐灶,放入辣椒和花椒,用瓦罐煮熟,不僅味美,還驅寒祛濕。這就是重慶火鍋的源起。

火鍋發展至今,已不可與當時相比。但不管如何改變,我還是喜歡簡單的調料,蒜泥、辣椒、麻油、花椒、醬油、醋、蔥一拌,已燙熟的食物往調料里一蘸,吃得滿嘴生香,那滋味能鉆進心里。

每次回老家,必有火鍋“打牙祭”。父親做鍋底和調料,先要燒一鍋高湯備用,然后做紅油辣椒,做好后備用,鍋里再放入豬油,加入花椒、辣椒等爆炒,隨后加入高湯,在門前燉灶上架一口鍋,燒柴火開始煮。

在等待的功夫,父親拿出幾個小碟,做調料。母親則準備食材,毛肚、豬血、鴨血、肉片,都是自家的土貨,鱔魚、泥鰍、魚是父親去水田里抓的,至于青菜,也是自家地里種的。

一切準備就緒,我們便搬來桌子和凳子,一家人圍在鍋前,筷子開始在鍋里“打架”,吃火鍋的工夫,大家聊得興起,父親微瞇小眼,用他的“椒鹽味兒”普通話唱上一首小曲兒,唱得我們停住筷子,笑成一團。

遠離家鄉后,父親曾手把手教我熬鍋底、做調料,可我卻始終做不出那個味兒。不過,和家人朋友圍坐在一起,倒也吃得歡騰。吃火鍋,無需多言,一切都在鍋里沸騰著呢!

(作者:愛照)

評論一下
評論 0人參與,0條評論
還沒有評論,快來搶沙發吧!
最熱評論
最新評論
已有0人參與,點擊查看更多精彩評論
嫦娥奔月时的视频